1901年成立的伦敦白教堂美术馆将于10月迎来新馆长吉兰·塔瓦德罗斯。她认为,随着美术馆走出疫情,“现在似乎是交出缰绳的好时机。”塔瓦德罗斯此前发表宣言,为艺术家谋求政策和经济支持。

尼日尔建筑师玛利亚姆·伊索夫·卡马拉为塞内加尔设计了一座新博物馆,她注重体现非洲的民族遗产,将聘请当地工匠参与建设。在中国香港,摄影师秦伟在香港大学呈现摄影展“时间的漫游”,回望30年前的巴黎;加纳艺术家伊曼纽尔·塔库个展“半神”展出其新作。《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一周艺术人物”继续报道一周以来的热点艺术事件与人物。

据《Art Forum》报道,吉兰·塔瓦德罗斯(Gilane Tawadros)被任命为伦敦白教堂美术馆(Whitechapel Gallery)新任馆长,她将于今年10月上任。塔瓦德罗斯自2009年以来一直担任位于伦敦的设计和艺术家版权协会(Design and Artists Copyright Society,DACS)首席执行官,她将接替领导白教堂20年的伊沃娜·布拉兹维克(lwona Blazwick),后者在今年一月宣布将在春季卸任,并表示:“随着美术馆在优秀的财务状况下走出疫情,并拥有受到全球各地钦佩和尊重的项目,现在似乎是交出缰绳的好时机。”

在来到DACS之前,塔瓦德罗斯从1994年到2005年是伦敦国际视觉艺术中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Visual Arts ,INIVA)的创始总监,这是一间致力于支持有非洲和亚洲流散背景的英国艺术家的非营利组织。曾获INIVA援助的艺术家包括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因卡·修尼巴尔(Yinka Shonibare MBE)和索尼娅·博伊斯(Sonia Boyce)。2014年,塔瓦德罗斯成立了Art360Foundation,协助艺术家和他们的遗产管理者创建可供公众访问的作品档案。去年,她通过DACS发起了“艺术家宣言”(Manifesto for Artists),提出旨在为艺术家提供直接经济支持的政策变化,以抵御长期的疫情危机。

白教堂美术馆成立于1901年,以颇具先见的当代艺术展览出名。塔瓦德罗斯在声明中写道:“我期待与白教堂美术馆董事会、团队、艺术家,以及东伦敦乃至全英国、全球的社群进行密切合作,为美术馆塑造一个能够回应我们这个时代社会政治和环境的未来。文化多样性、可及性和包容性是我长期关注的问题,我希望让当代艺术和美术馆成为所有人生活的中心。”(整理/钱雪儿)

据《艺术新闻》报道,2025年,一座新的博物馆将在塞内加尔建成,博物馆被命名为Bët-bi(在当地沃洛夫语中是“眼睛”的意思),兼具社区中心和艺术展览空间功能。该馆由尼日尔建筑师玛利亚姆·伊索夫·卡马拉(Mariam Issoufou Kamara)的建筑事务所Atelier Masōmī设计。

玛利亚姆·伊索夫·卡马拉出生于尼日尔,她致力于在西非和世界其他地区设计与文化、气候和历史相关的建筑。更高质量的生活、保持人与环境之间的亲密对话是卡马拉的信条,而她实现的方式正是就地取材,使用可再生的低成本材料,同时探索适应尼日尔本地实际情况的建筑技术。卡马拉最著名的项目之一是“尼亚美2000住宅计划”,提出了一种增加城市人口密度的新模式,以应对城市的激增。此外,卡马拉还在尼日尔西部的豪萨人聚居区设计修建了一系列宗教和世俗建筑群,并主持了尼亚美文化中心的设计。

卡马拉表示,博物馆将使用传统建筑方法,并由当地工匠参与建设,呼应该地区的民族遗产,尤其是塞勒族(Serer)和曼丁卡族(Mandinka),前者基于自然元素的神秘宗教和后者的标志性建筑都将成为该博物馆的设计灵感。博物馆将由五个三角形结构组成,由一条人行道连接,位于塞内加尔西南部塞内冈比亚地区历史名城考拉克(Kaolack)附近的一个岛屿上,该地区以巨石文化闻名。博物馆除了举办当代非洲艺术和历史文物的展览并设有图书馆外,还将提供巨石参观服务。该机构旨在为当地居民创造就业机会并提供经济动力。

卡马拉表示,考虑到许多当地居民从未参观过艺术博物馆,“Bët-bi首先是公共空间,其次才是展览空间”,此外,她还指出,她把设计这间博物馆的机会看作是打破西方机构“类型学”的机会,因为这种类型并不适合世界上大多数地区。“长久以来,我们的地区一直是一个被掠夺文化财富来为博物馆收藏牟利的地方,”卡马拉在一份声明中写道,“这个项目是一个设计新空间类型的机会,灵感来自该地区的文化根源和精神遗产,这是一个拓宽21世纪对博物馆的定义的机会。”(整理/畹町)

5月20日至9月25日,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呈现“时间的漫游——秦伟摄影”展览。展览是秦伟1980至1990年代于法国的艺术创作之结集。“时间的漫游”展示了一组关于回溯过去及时间流逝的图片。

秦伟生于香港,毕业于法国米卢斯高等艺术学院。他曾游历欧洲,寻索时间的起源,领略所摄之事物。他游走于文化之都——巴黎,穿梭于街巷、博物馆、美术馆和跳蚤市场,浪游于浩瀚的记忆和时间的长河。

三十年来,秦伟将法国的影像储于一个盒子内,犹如把珍藏的记忆存于时间长河一隅。因相片摄于上世纪90年代,部分底片已破损,原图已无法辨识,成为可触及的流逝时间,亦同时激活艺术家的记忆,诱发他无尽的联想。有说摄影可凝住时间,而秦伟的相片所受的各种破损,便是时间洪流的见证。

“时间的漫游”展览由两个部分集结而成,第一部分的图片以具像为主,后者的图像内容近乎抽象表现。原图片取自早年秦伟在法国留学时拍下的照片,由于种种原因,这批封存多年的图片,当中有不少已经霉坏;虽是如此,倒也减省了那些框框条条的束缚,图片的诠释空间亦变得更自由开阔。面对这批失效的图像,没有时间与记忆的牵缠,这不禁令人思索,摄影的本质又是什么?(整理/畹町)

近日,加纳艺术家伊曼纽尔·塔库个展(Emmanuel Taku)在厉蔚阁香港空间开幕——画廊主题展“灵与肉”(Embodiment)计划呈现多场跨媒介当代艺术快闪展,探索当今文化中的身份政治、欲望、自省等议题,首展呈献10件出自加纳艺术家伊曼纽尔·塔库的 “半神”(demi-god)系列新作。

塔库1986年出生,在加纳首都阿克拉郊区的达库曼长大,高中毕业后,塔库就读于加纳的加纳塔艺术设计学院,视觉艺术和纺织品专业。在那里,他结识了很多艺术家,自那时起立志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塔库开拓了黑人肖像的新篇章。通过对绘画、拼贴及丝网漆的结构性配置,他创作出风格化的黑人英雄形象:造型英伟的人物结伴出现,瞳孔被略去,人物身着色彩丰富、面料华丽的衣衫,体态引人注目。塔库运用“形象超现实主义”(figurative surrealism)——在人物的外表中创造出超自然的品质,如半神或英雄,借此致力于重拾关于黑人身体的主流叙事。画面上人物之间相互倾斜的姿态同时营造出一种团结、协作、统一的观感。

“在我的国家,人们相信最强大的东西始于眼睛之外。它们比我们用肉眼看到的东西更强大。因此我将黑人塑造成超级英雄,尝试用我的画笔、颜料和报纸拼贴将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变为现实。我试图带来日常看不到但我们确信是强大的东西,希望看到这一点的人相信他信仰的比他肉眼所见的更强大。”塔库曾说道。(整理/钱雪儿)

Tags:
一周艺术人物塔瓦德罗斯接掌百年美术馆秦伟回望昨日巴黎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