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纬度的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因寒冷会使煤气路灯的气出口被冰凌堵住,加之冬天的照明时间长、亮度要求高,所以全部选用了高杆气体放电灯。

1879年爱迪生发明电灯后,巴黎很快改成了电路灯。追赶照明新技术的过程,也展现了浪漫的岁月痕迹。如今的香榭丽舍大街,入夜后便一片灯火辉煌,出双入对的年轻人让丽都夜总会的门前呈现出一派歌舞升平。特别是圣诞节、元旦期间,香榭丽舍大街两旁的路灯和马栗树上的变色小彩灯相映成辉,巴黎的妩媚简直达到了极致。

英国的路灯外形多为六面锥体式,也影响到了中国香港的路灯造型。中国香港最早的电路灯是在1890年启用的,后在1980年改为强光电灯(见图右侧邮票),只有中环附近的都爹利街还有4盏煤气灯,香港政府曾与煤气公司商议将灯柱送往香港博物馆,但最终考虑到市民的怀旧情结而被保留于原处,并由煤气公司供应煤气及负责维修。

同样是桥灯,但每晚点亮韩国釜山广安里大桥的却是现代化的桥灯,它借鉴了东京塔的照明模式,灯光能周期变换,将大桥装扮成一条长达7.42千米的变色长龙,演绎出一幕21世纪色彩缤纷的夜景。

德国柏林所走的是从煤气灯到碳弧灯再到电气灯的技术路线。当年西柏林在高速路段采用的是电路灯,但在汽车较少通行的民居小巷几乎都用煤气路灯,无论是悬挂式还是立柱式,它那似火非烛的亮光特别适合小区的氛围,以致怀旧的西柏林居民们在听证会上都不愿改成电灯,由此也使柏林成了使用古老的煤气路灯最多的城市。

在捷克首都,入夜的布拉格如同一个精灵般的城市,而查理大桥上古老的煤气桥灯无疑是布拉格夜景的一大特色。旧式马车会载着好奇的游客驶过大桥,马蹄踏击着石板桥面发出清脆的“嗒嗒”声,1866年始用的煤气路灯忽明忽暗,闪烁的灯火仿佛使大桥两侧的女神、武士、人面兽身和兽面人身雕像也灵动起来。在布拉格,这些古老的煤气路灯已成了一种怀旧的载体。

100多年前,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拉普拉塔河港口的博卡小区,由于大量船员上岸,众多的咖啡馆、夜总会、酒吧等应运而生。此外,大批源于非洲、北美甚至欧洲的移民滞留在港口,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外来社会群体。他们大多社会地位低下、生活不稳定,在街头靠酗酒、唱歌、跳舞来消磨时光或发泄对现实的不满,时不时还有决斗和枪杀。在这种特殊环境下,煤气街灯摇曳的灯火催生了探戈这一艺术形式,传到巴黎后被加入了欧洲元素,现代探戈便在全世界风靡起来。

在维也纳的奥地利国会大厦前,雅典娜雕塑旁是一盏造型独特的路灯,见证了奥地利历届总统的宣誓就职典礼。该大厦最著名的特色之一是雅典娜雕像和喷泉,她脚下的群像象征着当时哈布茵斯堡家族统治下的多瑙河、莱茵河、易北河和摩尔多瓦河。而旁边这盏路灯为夜间想仔细观看雕像的游客提供了照明,铜绿色的铸铜灯柱和雕像极为匹配和谐,仿佛两者是不可分离的艺术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集邮资讯】国内外精彩路灯邮票欣赏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