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歌寄情,亲情爱情家国情,情深义重;以剧载道,为有牺牲多壮志,壮怀激烈。大型民族歌剧《沂蒙山》以其精妙的戏剧结构,真挚的人物情感,宏大的舞台呈现,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虔敬地高擎起“水融、生死与共”的沂蒙精神旗帜。沂蒙山小调贯穿萦绕,入耳入心;巍巍蒙山矗立舞台,气势磅礴;舞台意象用意颇深,润物无声处,取精见弘。小人物,大情怀,以特有的思想魅力和艺术活力,再现了沂蒙精神的当代意义和价值。

遵循艺术规律,守正创新。民族歌剧《沂蒙山》根据沂蒙根据地抗战历史创作而成,沂蒙人民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做出了巨大牺牲和卓越贡献,八百里沂蒙,乡乡有红嫂,村村有烈士。“塑造的每个人物都有原型,展现的每个事件都有记载。”面对无数的动人故事,创作者没有拘泥于真人真事,也没有完全凭空虚构一个故事,而是将一个个真实的人物原型和事件,进行艺术化、典型化处理,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实现了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的统一。海棠身上汇集了众多沂蒙红嫂的身影,夏荷身上则融合了八路军女烈士陈若克、甄磊、辛锐等的英雄事迹……人物塑造的典型性为实现艺术真实、情感真挚奠定了基础。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同时也是指戏剧逻辑与生活逻辑的距离。创作者在冗杂的历史生活中找到了独特的戏剧表达,以海棠成长为革命的坚定支持者为主线,以海棠的三位亲人先后为革命事业牺牲结构戏剧。海棠新婚与鬼子围村交织,八路军解救村民,让这里的群众坚定地跟随八路军;此后,孙九龙为救八路军舍生取义,林生为掩护乡亲们为国捐躯,最后海棠为了掩护八路军后代,让儿子小山子引开鬼子,牺牲在鬼子枪口下。在每一场里,危机情境快速生成,让主要人物面对生死的抉择,在逼仄的戏剧情境下展现人物心理的细微,给人物创造出极大的抒情空间,让人物情感尽情释放,或深情无限,或义愤填膺,或柔情缱倦,妥帖蕴藉,水到渠成。如最后一场中,赵团长带来了林生牺牲的消息,却不知自己的女儿就在眼前,是海棠用自己的儿子掩护了小沂蒙,并把小沂蒙亲手交给赵团长,剧情的突转把人物情感推向高潮,从《这份恩情报不完》到《沂蒙山,永远的爹娘》,情深意长。

以歌寄情,亲情爱情家国情,情深义重;以剧载道,为有牺牲多壮志,壮怀激烈。大型民族歌剧《沂蒙山》以其精到的戏剧结构,真挚的人物情感,宏大的舞台呈现,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虔敬地高擎起“水融、生死与共”的沂蒙精神旗帜。沂蒙山小调贯穿萦绕,入耳入心;巍巍蒙山矗立舞台,气势磅礴;舞台意象用意颇深,润物无声处,取精见弘。小人物,大情怀,以特有的思想内力和艺术活力,再现了沂蒙精神的当代意义和价值。

遵循艺术规律,守正创新。民族歌剧《沂蒙山》根据沂蒙根据地抗战历史创作而成,沂蒙人民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做出了巨大牺牲和卓越贡献,八百里沂蒙,乡乡有红嫂,村村有烈士。“塑造的每个人物都有原型,展现的每个事件都有记载。”面对无数的动人故事,创作者没有拘泥于真人真事,也没有完全凭空虚构一个故事,而是将一个个真实的人物原型和事件,进行艺术化典型化处理,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实现了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的统一。海棠身上汇集了众多沂蒙红嫂的身影,夏荷身上则融合了八路军女烈士陈若克、甄磊、辛锐等的英雄事迹……人物塑造的典型性为实现艺术真实、情感真挚奠定了基础。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同时也是指戏剧逻辑与生活逻辑的距离。创作者在冗杂的历史生活中找到了独特的戏剧表达,以海棠成长为革命的坚定支持者为主线,以海棠的三位亲人先后为革命事业牺牲结构戏剧。海棠新婚与鬼子围村交织,八路军解救村民,让这里的群众坚定地跟随八路军;此后,孙九龙为救八路军舍生取义,林生为掩护乡亲们为国捐躯,最后海棠为了掩护八路军后代,让儿子小山子引开鬼子,牺牲在鬼子枪口下。在每一场里,危机情境快速生成,让主要人物面对生死的抉择,在逼仄的戏剧情境下展现人物心理的细微,给人物创造出极大的抒情空间,让人物情感尽情释放,或深情无限,或义愤填膺,或柔情缱倦,妥帖蕴藉,水到渠成。如最后一场中,赵团长带来了林生牺牲的消息,却不知自己的女儿就在眼前,是海棠用自己的儿子掩护了小沂蒙,并把小沂蒙亲手交给赵团长,剧情的突转把人物情感推向高潮,从《这份恩情报不完》到《沂蒙山,永远的爹娘》,情深意长。

“极致的情节设置是我们追求的戏剧表达,歌剧,必须要有剧的概念,戏剧冲突是事关整部剧好不好看的关键。”(编剧)该剧戏剧冲突高度集中,快速推进剧情,一波三折,剧中人在危机情境下的纠结、彷徨、选择,引起观众共情,沉浸其中,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起忧一起哭。这种极致的情节设置中,创作者巧妙把情节、情感转化为戏剧结构,用戏剧结构的力量打动观众,如危崖惊涛,汹涌澎湃。作为该剧的主曲《等着我,亲爱的人》先后出现三次,以表达海棠和林生的爱恋思念,三次出现,次次不同,也是在音乐上的一种结构方式。第一次是林生出发前,二人依依惜别;第二次出现在海棠的幻觉,也是林生牺牲前,是思念,更是永诀;第三次是在五年后,小山子已经五六岁了,海棠做鞋时思念林生,再次吟唱起这首曲子,为后面海棠面对林生牺牲做足了铺垫。

发挥悲剧的力量,真实表现战争的残酷。海棠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沂蒙女人,在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她的三位亲人相继牺牲,面对每一位亲人的永世暌隔,都是锥心之痛,永夜尽头,孤寞深处,其情何堪。就是这样一位柔弱的女性用大地般深沉的爱和付出承担起革命之重,她由一名普通群众逐步成长觉醒,成长为一名坚定的革命者。悲剧性的牺牲通过艺术手段的处理产生审美价值,而为了革命事业选择主动牺牲,更具悲剧的张力。在掩护八路军孩子一场,海棠让儿子小山子在山上跑,引开搜捕的鬼子,不幸牺牲。亲眼目睹自己的孩子倒在鬼子枪下,海棠悲怆跪地,一曲咏叹调《苍天把眼睁一睁》催人泪下。

孙九龙与三位乡亲,为了解救山洞中的八路军伤员,拦住了海棠和夏荷,“沂蒙山的男人还没死绝,谁跟俺去!”“算俺一个”“俺去”,慷慨悲壮,决绝刚毅。然而,面对男人们的选择,沂蒙女人的“下辈子俺还当你的女人”的回声则把这份悲壮、决绝更进一步,沂蒙人重情义、重然诺的形象跃然舞台。孙九龙等抢下伤员的军帽戴在头上,阔步走下山去,走向敌人。步伐里的从容坚定,眼神里的坚毅,恰到好处地展现了人物风貌、气韵和生命之美。当孙九龙深情地唱起咏叹调《再看一眼亲人吧》,展现出这个侠肝义胆的汉子的铁骨柔情,对美好生活的眷恋对亲人的牵挂,对这块土地的难舍,使这份情感也形成一股往回拽的力量,让他们的赴殇之举更显崇高伟大、悲怆之美。即将临盆的夏荷在战斗中身负重伤,诞下一名女婴,没有奶水,咬破手指,用血水哺育孩子;弥留之际将孩子托付给海棠,取名沂蒙。《血水、泪水、奶水》一段唱,一个是即将离世的母亲,一个是嗷嗷待哺的婴儿,指头血水,舐犊情深,惹人心碎。

悲剧的力量还来自于演员出色的表演。歌剧《沂蒙山》情感跌宕、悲痛交织,加之戏剧结构的巧妙,为情感的爆发蓄足了力量,演员可以尽情地释放。然而,几位主要演员以足够的把控能力,把握舞台节奏,没有造成情感的泛滥。如孙九龙唱到“再想看一看三月的海棠”,甫然一跪,无限眷恋;海棠看到林生的遗物——自己做的那双鞋子时,连连后退,再踉跄上前,仅仅把鞋子抱在怀里,无声胜有声;赵团长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活着,知道海棠为了掩护自己的孩子,而牺牲了自己的孩子时,退后,掩泪,唱出《这份恩情报不完》等。演员在声音、表情动作的把握上,恰到好处,生离死别近在目下,他们表现出的强忍,比爆发出来更有力量。

在不断的牺牲中,悲剧的力量越来越强烈,令人意外的是,演员谢幕时,剧中角色以一种超现实的幻想实现了“大团圆”,这种不真实的大团圆放大了悲剧的力量,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悲剧,直抵人心,令人猝不及防,难以自抑。

恢弘的舞美设计,渲染气氛,立象尽意。搭建起的多层结构山峦与村落贯穿始终,石碾子、柿子树、小推车点缀其间,极具沂蒙风情特色。层层山峦的高度落差,充分利用了舞台的高度和纵深,拓展了舞台表演空间,山间的穿梭行走,山顶山下的呼应,孙九龙山洞救人,半山腰林生牺牲时悲壮,小山子在山顶的奔跑,八路军战士、乡亲们伫立在层层山峦等等,带给人更多的视觉冲击力。立象以尽意,一座座高山寓意着艰难险阻,同时也象征着坚强、不屈、无畏的民族精神;一座座高山巍峨入云,是千千万万沂蒙父老乡亲的精神画像,是八路军坚定的靠山;一座座高山,见证了壮烈牺牲,也见证了鱼水情深,是一座“军民融合,生死与共”的精神丰碑。此外,布鞋的运用也是别有深意。鞋子本身就有成双成对的寓意,林生参军前,海棠为林生做布鞋,鞋子上绣上了“长命百岁”,一针一线,情意绵绵;海棠第二次做鞋是给小沂蒙、小山子做鞋,以及做鞋时对林生的思念、等待;然而海棠最终等来的却是赵团长带回来的遗物,海棠给林生做的那双鞋,那双绣着长命百岁的布鞋,睹物思人,泪如雨下。

民族歌剧《沂蒙山》以其高度精炼的戏剧结构,极具悲剧张力的主题意蕴,带给我们一次艺术享受,更是一次精神的洗礼。

微评十三艺 巍巍沂蒙铸丰碑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