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至4日,第九届“中国博物馆及相关产品与技术博览会”(简称“博博会”)在河南郑州举行。

本届“博博会”主题为“新时代的博物馆:创新·发展·传承”,来自全国各地的437家博物馆集体亮相,纷纷“亮宝”。展会期间,牙雕蚕、牙璋、妇好鸮尊等一众河南文物精品,也吸引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徜徉在博物馆中,触摸历史脉络,感知悠久灿烂的黄河文化。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驯养家蚕、缫丝织绸的国家。早在黄帝时代,就流传下“嫘祖始蚕”的故事;大约在战国时期,古希腊人已称中国为“丝绸之国”;到了汉代,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和兴盛,丝绸成为中华文明的标志之一,传向世界各地。

对于中国桑蚕和丝绸起源及发展历程的探索和研究,是中华文明探源的重点课题。

这件牙雕蚕出土于距今约5300年的郑州双槐树遗址,用野猪獠牙雕刻而成,长6.4厘米,宽不足1厘米,厚0.1厘米。其造型和现代家蚕极为相似,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时代最早的蚕雕艺术品,对探寻“中国丝绸起源”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在我国多个史前遗址中,都发现了丰富的与蚕、丝绸相关的考古实证材料,但仍有关键问题有待厘清:这些蚕究竟是野生的还是驯化的?”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顾万发表示,“牙雕家蚕让一切不言自明。”

双槐树遗址发现的大量农作物和正在吐丝状态的牙雕家蚕,连同附近青台、汪沟等遗址发现的农业和丝绸实物等,充分证明在距今5300年左右,中原地区已开始驯化家蚕,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农桑文明形态。

北京大学教授、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直言,以双槐树遗址为首的黄河流域中心聚落群,是目前发现中国农桑文明发展史上的时代最早的代表。

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博物馆内,一场集纳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牙璋并展示相关学术研究成果的“中华牙璋文化”专题展正在进行。

在夏朝晚期都城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发现有4件玉牙璋。与绿松石龙形器、乳钉纹铜爵等知名文物相比,牙璋的“长相”似乎过于“平淡”:通常呈扁薄长条形,柄部有孔,前端有凹弧刃、Y形刃或斜平刃,在璋身与柄部相接处的两侧边缘,有凸起的扉牙。

但细论起来,它背后蕴含着夏王朝的影响力密码——在距今约3700年前,其广域王权政治制度就在东亚数千公里范围内波及,也将文明的种子远播各地。

“根据现有的考古实证材料,牙璋的出现最早可追溯到距今4000多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队长赵海涛表示,早期牙璋尺寸较小,造型也较为简单。到了二里头文化时期,牙璋向器体尺寸大型化、扉牙形象龙形化、用途功能礼器化转变,成为代表等级身份的重要礼器。更重要的是,从中原地区向南,在湖北、湖南、四川、广东、福建、香港甚至越南北部等地区,二里头风格的牙璋频频出现,呈现出一种大范围、跨地域的传播姿态。

有学者指出,二里头牙璋向周边广阔地区传播扩散的路线能清晰表明,当时中华文明形成发展过程中开始出现王朝认同、文化认同和礼制认同的格局面貌。

在第九届“博博会”河南展区的文创展台上,考古盲盒、宝物巧克力、冰箱贴、天气瓶等一系列围绕妇好鸮尊IP打造的文创产品琳琅满目,让一众参观者忍不住先“买”为敬。

出自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的妇好鸮尊,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为止中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鸟形铜酒器,也是商朝晚期青铜器代表作之一。

它呈昂首挺立的鸮形,头顶羽冠,两眼圆瞪,双翅并拢,粗壮的两足与下垂的宽尾构成三个支点,不仅造型新颖,而且通体装饰了兽面纹、蝉纹、夔龙纹、盘蛇纹等纹饰,极尽华丽。

“这一时期的青铜器不仅数量多,器类也极其丰富,如以鼎、簋、觚、爵为代表的礼器,铙、铃为代表的乐器,钺、戈为代表的兵器等,涵盖方方面面。”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安阳工作站副站长何毓灵介绍,仅妇好墓中出土的青铜器,就有468件。

另一方面,商朝晚期青铜器在艺术表现和美学价值上也达到巅峰,通常以大量复杂纹饰装点,整体呈现出既夸张神秘、富有生气,又不失厚重庄严的审美取向。

最重要的是,此时的青铜器已经成为社会意识形态和国家政治制度的一种反映,以“礼”之名,彰显统治者的权威、意志与力量。何毓灵表示:“这种礼制文化,正是中华文明的突出特征之一”。

一件件精美的青铜器,无声昭示着曾经的璀璨辉煌。虽然青铜时代已经远去,但其留下的余韵,仍旧氤氲在历史的烟云中。

Tags:
文物里的黄河文化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