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比金活泼,虽然它在地壳中的丰度大约是黄金的15倍,但它很少以单质状态存在,因而,它的发现要比金晚。

在古代人们就已经知道开采银矿,由于,当时人们取得的银的量很小,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使得白银的价值比黄金还贵重。有记载,公元前1780至1580年间,埃及王朝的法典规定:银的价值为金的2倍。甚至,到了17世纪,日本金、银的价值还是相等的。

可以说,在古代中国,白银作为一种流通货币一直被广泛使用。特别是在一条鞭法改革之后,赋役折银的趋势逐渐显现了出来,这让白银在中国民生中的地位,进一步得到了巩固和提升。到了明朝后期,国库的收支主要以白银为主,铜钱的地位越来越低,已经到了无足轻重的地步。

可以说,自明代以后,白银已经成为了中国的主要交易货币,同时,还关系到了国家民生的各个方面。由于,白银按照重量进行支付,所以,在交易使用的过程中,需要一些测量的办法。在清初学者顾炎武所写的《天下郡国利病书》中,这样记载:“当时,为了方便日常的使用和交易,银秤这种测量工具非常普遍,哪怕是在偏僻的山村。”而相关的记载,在欧洲来到中国的传教士那里也得到了证实。

在明朝末年,有一个名叫拉斯戈台斯的神父,将当时中国人称量白银的细节记录下来,他这样说:“在购买东西的时候,每个中国人都会随身携带一把钢剪,然后,将银锭剪成大小不等的块,再用戥子称出小银块的重量,最后,按照价格支付货款。人们称量白银的动作都非常娴熟,哪怕是几钱或者几厘银子,基本上都可以一次剪下准确的重量。”

不仅如此,在当时的中国,哪怕是小孩子,也会估量银锭的成色和重量。此外,除了钢剪以外,人们身上还会随身携带一个像铜铃一样的东西,并在里面装上蜡块,主要用来收集剪下来的银屑。等这些银屑积攒到一定数量后,便可以将蜡块熔化,将里面的银子进行回收。

比如:在《杜骗新书》中,详细记录了八十三个诈骗的案例,有七十四个案例都是利用白银买卖等交易作为手段,进行钱财诈骗的。此外,在很多明清小说中,也有关于白银诈骗的故事情节,比如:在明代的《初刻拍案惊奇》中就出现过。

由此可以看出,白银在当时,不仅涉及到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还将自己的影子渗入到了各种文学作品中。中世纪的英国,经济状态相对静止,直到16世纪下半叶,因为,货币、市场以及商业交换的兴起,才让其经济市场呈现出了更加自由,且具有流动性的快速转变。

而这样的巨变,在当时处于明代统治的中国,也在同步上演。所以,货币的冲击让社会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白银作为货币的流通,让原本在自然经济环境下生活的人们,开始对利用货币作为交换介质的方式有了新的体会,并将其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之中,给人们的社会观念带来了较为深刻的影响。

并且,对于那些固守陈规的人来说,更是拒绝的。正如白银以及流通商品的产生,让少数恪守儒家之道的明朝人觉得:原本的社会秩序已经被扰乱。从前的那种男耕女织的自给自足的生活状态已然不再,社会面貌则转为了“富者愈富,贫者愈贫”,“贸易纷纭,诛求刻核”的样子。

除了国内的商贸交易以外,海外贸易的持续融入,也让明代时期的中国,走进了全球市场,并与世界各地的人们开展生产和产品的交换活动。而伴随着各种大额贸易的产生,商品的交换,以及更加广阔的市场交易,让整个社会对白银的需求量随之增大。

但实际上,从宋朝到明代,中国的银矿石产量处于逐渐减少的趋势。因此,就给人们带来了一个疑问,就是:既然中国银矿石的产品这么低,那么,用于中国市场交易的白银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在明朝晚期的时候,社会上流通的白银主要来自于日本和南美洲。明朝末年,由宋应星撰写的《天工开物》一书,被誉为是“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其中,有一幅名叫《倭国造银钱图》的插图,主要讲述的,就是当时琉球诸国的银币制造工艺。

当时,全球多地的白银产量都得到了快速增长。在十五世纪五六十年代,中欧的白银产量快速增加。从1460年到1530年,德国东部的萨克森、捷克中西部的波希米亚、匈牙利、奥地利的提洛尔等地,白银产量每年达到约90吨,产出翻了五倍之多。

在亚洲地区,日本从16世纪后期开始,白银的开采量得到了飞速增长。根据相关的统计数据显示,从1560年到1600年间,日本每年出口的白银约33750公斤到48750公斤。日本的白银利润空间大,可以达到百分之百,甚至是百分之二百。所以,不仅吸引了大量的中国以及日本商人还有葡萄牙人,将大批的日本白银通过澳洲以及长崎的航道带到中国。

而且,除了日本银矿产品快速增长以外,美国的白银自16世纪40年代被发现以后,便开始大规模的开采,并将这些开采出来的白银源源不断地输入到国际的交易流通市场中。

据说,在1573年,第一艘装满了白银的西班牙大船来到马尼拉,用来交换中国的丝绸和瓷器。同时,在船上还装满了来自中国的各种商品,比如:面粉、腌肉、水果、活禽、坚果、家具以及价格优惠的小饰品等等。就这样,中国的生丝、瓷器等商品,途径澳门、马尼拉,运往欧洲。

而那些由欧洲殖民者从美洲那里掠夺来的大量白银,也经由一艘艘大帆船,源源不断地运到马尼拉,随后再流入中国,自此,构成了16、17世纪的“太平洋丝绸之路”。由此可见,丝绸之路的建立,让大量的白银输入到了中国。然而,这些白银到了中国之后,便被沉淀下来,如同回到了它们本来的家一般。

当时的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其经济发展速度快,规模大,需要大量的货币作为支持。此外,中国人一直都善于储蓄,人们把赚来的白银用来购置田地等固定资产,结余的存起来。根据当时美国的《白银资本》一书记载,17、18 世纪全世界白银产量的三分之一乃至二分之一都流入了中国。

如此巨大的白银流转数量,也证明了中国在15到18世纪的时候,依然是世界贸易的中心所在。

当时,众多文明的国度已经实现了用白银来支撑其国内通货的相关体系,特别是中国,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发展模式,被卷入到了世界的经济体系中,并保持着一定的先进性。而当时,非洲还在使用贝壳做货币,俄罗斯还在依靠皮毛做交易。

可以说,18世纪的中国与西方相比,无论是国家还是人民,都相对富裕。但是,富裕并不代表先进,且越是富裕的人或地方,越容易沾沾自喜,固步自封。而当时的中国,在各项科学技术以及法律和文明制度方面,都明显落后于西方国家。

Tags:
因为一种货币中国几百年来一直是“世界经济中心”

admin

Leave A Comment